您现在的位置: 河大新闻网  >>  原创美文  >> 正文 选择字号【

少年十五二十时——记我的河大印象

【新闻作者:吕梦涵  来自:  已访问: 责任编辑:刘旭阳 】

少年十五二十时,这总是最有力的年纪,有百折千回亦不言退的勇毅,有不畏浮云探得长天的信念。在这样美好的岁月里,有幸与大学校园邂逅,这既是我若干年后也能嚼念得津津有味的好故事,也是终其一生难以忘却的深切印象。

1、古与新

开封是座极古雅的城,以这座小城为根的大学,也理应是承下了这份血脉的。

橙黄的灯洒下温热的晕,有年头的路承着历史的辙,沿着道牙走过一回,不用黄粱枕,便能自童颜看到皓首;只消一场雪,便要把开封作了汴梁。

而这“新”,则是种在每位大学生的心头的,就如我。初至大学,人人肩上负的担子不同,却总有一份相同的心念:要在新环境里成就新的自我。

大学因其历史久、资历长,总被时代赋予了超越其本身的意味。她的肩头曾承过保家卫国的重担,她一双脚曾在南北迁址中磨出厚茧——又或许,每座大学各自便是一篇耐读的故事、一段值得铭记的历史。

若说历史存留的大气素雅是大学的骨,是凝在校史校训间不朽的精魂,那么学生洋溢的青春风华便是流淌不休的血液,滚沸成一腔志在必得的赤诚,争相以学校为荣、为学校添彩。

一回顾是长夜将近,一抬眼是东方既白,长夜间的故事总值得铭记于心,而黎明后则,是崭新时日初初开端。年青的我们行走在古今间,总想探手去采最艳的彤云,捕第一缕晨光,同前辈作接班人,也为后来人当引路者。

2、快与慢

初至大学,似是在书山砌作的樊笼中刚挣出身形来,耳畔少了催促不休的哨子,脚下不再是漫无边际的长跑道,步伐难免被道旁新鲜事物拖慢。

丰富多彩的社团活动,相较于高中陡然减轻的课业,学校内外像个万花筒,总有什么引得你禁不住涉足。然而,若长久醉心于沿途风景,便有可能误了当下最需走的脚程。

相信大多数同学都曾有这样的体验:学业是明日复明日,玩乐是但恐误朝夕。尤其是刚结束一篇论文、一场考试,心窝里满满盛着成就感,牵连着整具身子沉沉不愿前进,心志反倒是轻了不少。这段日子里,借故偷懒是常事,直等到成倍的课业教人应接不暇,这才猛然惊觉,是从前步子太慢惹的祸端。

慢吞吞的步子常软了人筋骨,无目标的缓行最容易教人丧志。幸好大学间常有催你醒转、唤你抬步的契机,或是教授一语惊醒梦中人,或是一次陡然急败碎了酣甜梦。当你不得不加快步子,赶上周遭奋进的同学、赶上师长愿你成为的自己时,新的目标,便又在眼前了。

大学并非安乐所,大学生活更不是平白供人享受的良机。这一程快、慢并存的征途里,有人自甘被暂时的安逸拖垮了步子;有人全程奋进不曾驻足;那些半道猛省,从而发奋直追的也不在少数。

踏世上,既有高峰,为何不攀?无论是学术的险峰,抑或人生途中横生的丘壑,人啊,总是不能止步不前的。

——毕竟谁的心里,不正炽烫着莺迁龙化的梦想呢?

3、闹与静

大学之“闹”,“闹”在课堂,智慧的交兵场难免鼓角铮铮。

课堂之上,教授抛出的问题看似“闲掷”,却总能恰恰令思绪开闸,心间交过一回兵,便敢向难关横刀立马。仍记得最初开学时,几名同学当堂辩起时政来,小论当今政策有理有据,辨析社会现象则有法有情,颇有些激扬文字的气度。又或是论及古时名人,各位“今人”倒也不卑不亢,既能引古人为知己,俯下身心来体谅;又能立足时代高度,仰首挺脊,判个泾渭分明。

少年气足的我们总爱争先,且看这一堂年少,多得是妙语连珠、最不缺创新思辨。落笔是毫倾珠泉、开嗓是另赋新词,谁都不愿践了前人的旧辙、温了旁人的冷酒。立谈中难判高下,那便暂且握手言和——反正来日方长,揣着这颗不服输的心,纵有千关难克,也必将一往无前。

大学之“静”,“静”在沉思,学与思的深海正待你我沉潜。

在大学的第一堂课上,便有教授告诫我们,阅读与思考要伴我们行过往后四年。闹市往往宜谈笑、宜言欢,却不宜沉思。这一隅厚重的静,不仅能助思绪潜滋暗长,更能给人宽慰与力量。

正因为这“静”,大学成了求学者的桃花源。世间喧嚣隔断在成排书卷前,低眼一望,书页皆成世界,笔下自有春秋。

启户是车水马龙、开窗是繁弦急管,这般时日里,更能觉出静思的可贵来。花花世界里觅得一座素朴小城,小城间静卧一方安静书桌,这之于你我,无疑是一桩幸事了。

录入时间:2019-03-29[打印此文] [关闭窗口]